葉塞尼亞-米卡格達拉

咩咩咩,叽叽,啾(。

龙与魔法师-存档与脑洞-初稿未修改

如今博尔德只能自顾自的站在那里,低着脑袋自问自答:"你说我能忘了你么?"

"谁会忘呢?那个正午时分将我堵在门口给我告白的女孩,年轻有魅力,像太阳一样耀眼。"他自嘲的笑了下,不知道是不是在笑当年愚昧的自己。

"有什么用呢?"

是啊,有什么用呢?

今年一百八十七岁的博尔德-斯达黎先生,终于意识到,那个会悄悄在清晨在他房门上插上鲜花的红发女孩,早就留在四十七岁前的过去中不再前行,死在大雨夜里了。

而选择放弃她的正是自己。

博尔德抱紧怀中的的本子跪着在克莱诺的墓前哭泣着,他提高嗓音嘶喊着:"你一辈子都不会…不会是合格的学徒!!"

那时的克莱诺总是安静的跟随在博尔德的身后,用期待的眼光望着他,希望着自己夸奖她,可她的魔药实在是太糟了,不是吗?

龙并非是禁魔体制,但是人类的魔药系统确实他们一辈子也不能理解的。克莱诺选择跟随他无非是因为博尔德可以熬制可以救她养姐的药物。

尽管无法熬制药物,但在采集和处理材料上,克莱诺也算是一等一的好。

再后来呢?艾薇拉的病好了,克莱诺就一溜烟的跑了,空留他等待多时。

在后来呢?发生了太多太多事情,克莱诺也没回来过斯达黎庄园。

偶尔的通信,告知自己安然无忧的活跃在外面,告知找到了她自己的契约者,是个薄弱的魔法师,博尔德嗤笑。

一个魔法师而已,她还会回来,他暗暗期望着。


他知道克莱诺跟着那个魔法师去了很多地方,见到了很多不一样的风景,不一样的人。

跟着那个魔法师去了他的家乡,去了白塔。

后来,他们定居在哪,开办了一个魔法学院,收留黑魔法的孩子如何与普通人交流,融入正常的生活。

一百五十七年前,她来到庄园向自己告白,还是鸢尾与雏菊的搭配。

自己是怎么回答她的来着?

"你没资格。"

对啊,克莱诺从没资格留下,没资格当学徒,哪有那么差天天炸锅的学徒呢?




可你还是迷恋那张在暗淡屋檐下也发光的绿眸子啊。

多美丽的眼睛。

如果当年你答应她多好。

如果你留下她该有多好。


没有破碎的心,没有悲伤的雨夜,

只有快乐和她,那是该有多幸福的未来啊。

"……我们本会一直携手去很多地方,那里都是各种各样的地方。"苍老的博尔特抱紧怀中已经泛黄的本子,哽咽道:“即使你不在了,我们依然还会去很多地方,那都是很美很美的。”

---BE:被留下的人。-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