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塞尼亞-米卡格達拉

咩咩咩,叽叽,啾(。

哎呀,只是出门一年还不到,仅有的两个长辈就都去世了。
一个是疼我的姥姥,我是唯一一个能做到经常去看她的一个小辈,老人总是觉得孤独,所以我总是被各种宠爱。每年的压岁钱和日常会有的各种零食水果总会不少。尽管她已经年岁大到到耳聋,我说的话她也听不太清,可每次见到我都会十分开心。
她得的是癌症,尽管我们全家一直认为她是被舅妈气出病的,当然,医生也是这么下的结论。
由于上火导致胆发炎后来转成胆结石以及胃部喷门感染后转成的胃癌。
另一个就是奶奶了。奶奶占据的是我童年的大部分。
或者说我的童年就是由奶奶上学补习班小伙伴这几个组成的。小时候父母忙,把我到处扔,最多的就是姑姑和奶奶家,尤其是奶奶家。奶奶在我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已经病倒了,一直是行动不便和手部瘫痪,或者说是半身不随跟确切点。我大多时候都是在奶奶家和门前的小院子里或者楼下的车棚顶部玩耍长大,即使后来搬走也想长大后再买回来,先在,回去的动力已经没了。
记忆里奶奶舍不得花钱,夏天会叫我买两只冰棒我一只,她把另一只化成水喝掉。
小时候她还要看着姐姐们所以不肯看我,妈妈一下班就把我扔给她。但是每年都有的新衣服却也是她亲手做的,知道她只是怕我叔叔(特凶)她很爱我。
她不识字,最多只会写她的名字,还写的歪歪扭扭的。用我画画的铅笔写在一张餐巾纸上。
后来她突然病重了,胃穿孔。
还记得所有人都放弃她了,只有爸爸一意孤行的坚持找医生换血给奶奶。
后来她就去了养老院,我去的次数就变得很少了。
再回来她去了姑姑家住,我几乎一年只有过年才去一次。
再后来我在外地,她去世了。
以前一直以为我忘了,而现在,她的所有的好我都记得,我很爱她。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还记得有一次我去养老院看她时亲过她,她还问我:不觉得我有点脏吗?
不,我永远会说不。
在姑姑家的时候她已经记不得我了,只会叫妈,见谁都这么叫。我靠近她的时候她会拉住我的手不放,直直的看着我笑。
她们是除了父母意外最重要的人,我爱她们,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一直以来想的,我结婚时,参与我婚礼的她们,都不在了。

评论

热度(1)